1.gif
“國酒茅臺”商標終結 茅臺年份酒陷虛假宣傳危機
2019-06-17 08:41      來源:中國聯合商報    作者:劉志 13622 0

16.JPG

中國聯合商報 記者 劉志 北京報道 ?關于“國酒茅臺”商標的糾葛終于要畫上句號了。6月12日,茅臺集團董事長李保芳在企業品牌活動上宣布,“國酒茅臺”商標將于6月30日前停用。


17年申請11次均失敗


茅臺一直極具“國酒”情結,自2001年9月起,茅臺集團在17年間,提交“國酒茅臺”的商標申請多達11次,均以失敗告終。

從最初的茅臺與其他酒企互不相讓,到茅臺發布撤銷起訴國家商標評審委員會并致歉的聲明,再到今天直言放棄“國酒茅臺”商標,在業界看來,這場延續十幾年的“國酒茅臺”商標大戲,也直接體現了茅臺營銷策略的變遷。

6月12日,李保芳對外宣告“國酒茅臺”商標在月底前停用的消息,并表示目前已聘請專業公司對新的商標及產品宣傳方案進行策劃。從茅臺集團相關負責人后獲悉,這次僅僅是一個對外宣布,事實上,從2018年10月起,茅臺便沒有再使用過“國酒茅臺”商標。

根據中國商標網,早在2001年9月,茅臺集團即向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提交“國酒茅臺”商標申請,很快引發酒企“國酒”之爭。此后17年間,茅臺集團提交“國酒茅臺”的商標申請多達11次,均以失敗告終。

2012年7月,中國商標網公布了茅臺酒“國酒”的初審公告。隨即是三個月公示期,等待各方異議。這是茅臺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茅臺的“國酒”申請很快引發酒企的集體反對。據統計,在3個月公示期內,商標局共收到95份異議書。

最終,商標評審委員會認定,“國酒”帶有“國內最好的酒”、“國家級酒”的質量評價含義,茅臺集團提交的在案證據并不能證明“國酒”具有其他更強的含義,若該文字成為茅臺集團注冊商標的組成部分獨占使用,易對市場公平競爭秩序產生負面影響,故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規定,決定不予核準注冊。

2018年8月13日,茅臺發布聲明,向北京市知識產權法院申請撤回對國家商標評審委員會的起訴,并向國家商標評審委員會及各相關方表示歉意。也正是在這則聲明中,茅臺提出尊重并接受國家商標評審委員不予注冊“國酒茅臺”商標的決定。并將遞交訴訟申請的行為解釋為“因內部工作銜接問題而遞交”。

而在這則聲明中致歉的對象,除了國家商標評審委員會以外,所表述的“各相關方”,業界解讀認為,系此前被茅臺在起訴書中列為“第三方”的五糧液、劍南春、汾酒等多家業內知名酒企及機構。

李保芳稱,將充分尊重和理解國家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復審決定。這次訴訟系內部管理不善、工作銜接不暢所致,茅臺對此將深刻反思。茅臺認為,此事給當前國內白酒行業的良好發展局面造成一定影響,讓包括汾酒集團在內的兄弟企業產生了誤會。茅臺集團希望通過自身努力,讓這件事情帶來的影響盡早消除,也希望通過誠意,換取兄弟企業的諒解。

同2018年茅臺公開致歉時相似,本次茅臺停用“國酒茅臺”商標的消息發出后,不少業界人士持積極的態度。白酒營銷專家蔡學飛表示,茅臺此次放出如此具體的停用時間表,能夠看到,茅臺在經歷了反腐、清理經銷商等動作之后,下一步應該會從市場層面重拳整治市場環境,力保價格的穩定。

此次宣布停止使用“國酒茅臺”商標,在一定程度上也轉移了業界對茅臺的關注焦點。而這種公關之舉,也不會讓社會對茅臺產生過于正面或者過于負面的印象。蔡學飛認為,之所以說沒有太大影響,是因為茅臺已是品牌產品化的代表,因此只要飛天茅臺不改動包裝,應該不會影響消費者的認知。并且,從某種意義上說,茅臺放棄“國酒”的舉動,卻進一步強化了“國酒”地位。


茅臺年份酒陷虛假宣傳危機


而就在茅臺宣布停止使用“國酒茅臺”商標前不久,就有一紙訴狀將茅臺送上實行席,將貴州茅臺再次推至輿論的風口浪尖。

近日,因所購“50年陳年茅臺”實則由15年酒齡的基酒勾兌而成,四川及第律師事務所律師邢連超將貴州茅臺告上法庭,指其涉嫌銷售欺詐、虛假宣傳。

據了解,今年5月底,成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一樁茅臺酒酒齡的案件,原告是一名律師,被告是貴州茅臺。

事情要從今年1月17日說起,四川及第律師事務所律師邢連超花61996元購買了“50年陳年茅臺”“30年陳年茅臺”各兩瓶,不久后他發現購買的這4瓶高價酒是茅臺公司用15年酒齡的基酒勾兌而成。于是,邢連超便以虛假宣傳等為由,將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國酒茅臺銷售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退一賠三”。

有消費者指出,年份茅臺的價格一直比新酒高出許多,因此自然而然地認為該產品就應該全部都是陳酒,如今發現年份酒均由少量15年酒齡以上的基酒勾兌而成,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不過,貴州茅臺卻表示,陳年茅臺酒是指“酒齡不低于15年,并經勾兌而成的貴州茅臺酒”,符合國家標準GB/T18356-2007《地理標志產品貴州茅臺酒》內相關規定,公司曾通過茅臺酒自營店、網站等渠道對酒齡進行明確介紹,從未宣稱過30年、50年貴州茅臺酒的儲藏年限達到30年、50年,不存在銷售欺詐、虛假宣傳一說。

陳年茅臺的外包裝顯示,從包裝盒到酒瓶身,年份元素被放大和突出了,酒齡介紹卻淹沒于不起眼的小字說明中,“消費者一眼看到的是年份元素,往往將此等同于酒齡”,一名業內人士指出。

截至目前,該案件并未宣判,而陷入此次年份酒爭議漩渦當中的貴州茅臺,也并未就此事作出公開回應。截至發稿時,貴州茅臺并未作出相關回應。


責任編輯:張曉彤
關鍵詞:茅臺
注:除《中國聯合商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聯合商報網立場。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請點此登錄后評論
    相關文章
    激情世界杯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