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if
河南固始:生態修復是假 敷衍督查是真
2018-06-25 16:28      來源:中國聯合商報    作者: 54832 0

■中國聯合商報 記者 周磊 河南報道

???????河南固始縣陳集鎮非法開采礦山長達十幾年,山體遭“開膛破肚”,慘不忍睹,這一非法亂采現象引起上級環保部門的高度重視。6月,中央第一環保督察組第一時間進駐河南,將固始縣南部山區非法開采現象列入督察標本,并批轉固始縣人民政府督查實施。不到10天時間,固始縣南部山區和東部山區發生了奇妙的變化,都披上“綠裝”,礦區、作業面門口原有的“某某石料廠”牌子不翼而飛,統一掛上“固始縣生態修復某區”的牌子。整治決心之大、力度之強、速度之快令人嘆為觀止。然而,固始縣非法采礦現象真的制止了嗎?記者奔赴固始縣進行了采訪,得到的結論卻是,生態修復是假,敷衍督查是真。

???????固始縣是河南面向華東的東南大門,是“東引西進”的橋頭堡,既處于信陽、六安、阜陽小經濟圈輻射的交匯中心,又處于鄭州、武漢、合肥大經濟圈的內腹地。固始縣南部曹家寨山、五尖山、大揚山、奶奶廟山、皇姑山、富金山、妙高寺山、蘿卜山等群山起伏,峰巒疊嶂,在淮河南段與安徽、河南交界處構成一幅山清水秀的生態屏障,素有“江南北國、北國江南”的美譽。然而不知從何時起,這種美景一去不返。因為這些群山肚子里蘊含豐富的礦石,為了攫取利益,各方勢力粉墨登場,進行了長達十幾年的私挖濫采。小山被“鏟平挖坑”,高山被“開腸破肚”,整個南部山區千瘡百孔、滿目瘡痍、亂象叢生。其中,陳集鎮的問題尤為嚴重。

???????私挖濫采成為固始大地上的“毒瘤”

???????陳集鎮位于固始縣東北部,鎮東部23平方公里的東山和南山蘊藏著豐富的石灰、磷、鐵、石煤、鋁釩土、石英石、大理石等數十種礦藏,儲量相當可觀,僅漢白玉、墨玉、雞血紅等大理石品種就達百種之多。從2000年開始,這里非法開采活動就一直未有停歇。

???????陳集鎮土樓村的黑石山和咧頭山樹木蔥郁,植被茂盛,一條清澈小溪從村莊流過,游魚清晰可見。由于十幾年的過度開采,黑石山和咧頭山幾乎被肢解成幾個光禿禿的小山包,小溪也消失不見,只剩下干涸河床。時至今日,開采亂象仍在繼續:開挖石頭產生的石面、拉石頭的重型車輛揚起的粉塵污染了空氣和飲用水,日夜不停的機器轟鳴聲和震天動地的爆破聲,嚴重影響了村民的正常生活……

???????2018年5月下旬,記者登上黑石山和咧頭山制高點瞭望,采石作業依然如火如荼。兩個山體作業面多達數十處,數十臺挖掘機同時作業,機器轟鳴,塵土飛揚,運輸車輛像蜘蛛來往穿梭。有的山丘已被挖掉一半,山頂的松樹根部暴露搖搖欲墜;有的被夷為平地后,繼續向下開采,形成一條條深溝或者大坑。許多小山溝被礦渣填平,原本依稀的小河徹底斷流。

???????滿山的碎石裸露在外,微風一刮就揚起大量灰塵。礦區所在地和道路上無任何防塵措施,粉塵污染非常嚴重。平時騎摩托車出入的人都得戴著口罩,跟拉大石頭的車輛會車時身上都會落下一層厚厚的灰塵。

???????土樓村的現象只是陳集鎮非法開采的一個縮影。在固始縣南部山區,這樣的場景隨處可見。“私挖濫采”不僅侵害了礦產資源,還破壞土壤結構、污染環境、損毀植被、造成水土流失,威脅民眾生存安全,引發一系列民生、社會和生態危機。“私挖濫采”與當前全社會提倡的安全發展、和諧發展的要求背道而馳,摘除這顆毒瘤刻不容緩。

???????權威機關發出摘除“毒瘤”的命令

???????近年來,黨和政府對“私挖濫采”問題高度重視,中央及河南省曾多次發文要求各地堅決打擊私挖濫采現象。然而在持續的高壓態勢下,固始縣南部山區的私挖濫采現象為何愈演愈烈?當地一位村民一語道破天機:“這些礦石開采沒有任何手續,非法開采者都是有錢有勢的人物,他們給當地政府的有關部門繳納管理費用,都有各自的靠山和保護傘。”

???????據了解,非法采礦作業已成為固始南部山區政府、企業收入的主要產業來源。他們為獲得利益,形成攻守同盟,織就了一條水潑不進的黑色保護網。采石作業需要大量勞動力,當地群眾在采石場工作獲得固定收入,甚至有參股介入開采,這部分老百姓就不會告狀,甚至積極配合政府應付上面檢查。有了政府的支持和默許,肆無忌憚瘋狂開采礦山成為公開現象。對此問題,有正義感的百姓多次向各級政府職能部門投訴反映,但都未得到回復。

???????當然,固始縣人民政府曾下達一系列關于礦山管理治理的意見和決議,召開多次協調會和專項治理行動。陳集鎮黨委、政府成立了東山石材開發綜合協調領導小組,制定出臺了《關于加強對東山石材開發管理的暫行規定》。然而現實是,非法開采越治越亂、坑道越挖越深、礦口越開越多。按照規定,違法違規私挖濫采是違法犯罪行為,應依法懲處并堅決予以取締,但固始縣年年整治,卻未見一個非法開采者受到法律制裁,也未見追究相關監管部門和相關官員的失察責任。

???????固始縣私挖亂采現象終于引起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今年6月,中央第一環保督察組進駐河南,將固始縣南部山區非法開采現象列入督察范圍,并已經批轉固始縣人民政府。6月11日,固始縣批轉陳集鎮政府、縣國土局、縣環保局,要求迅速辦理。

???????據當地媒體報道:為落實好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交辦的案件整改工作,6月15日,固始縣人民政府縣長王治學一行奔赴鄭州向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河南省案件交辦組匯報固始縣三河尖鎮望崗屠宰場、汪棚鄉砂場、陳集鄉東山采石場等相關案件交辦整改工作。下午,王治學縣長一行立即返回固始,參加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召開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整改工作推進會,并在會后立即召開相關局委、鄉鎮主要負責人會議,傳達上級會議精神,安排部署下一步工作。6月16日,王治學縣長又組織公安、安監、國土、環保等部門對陳集鄉東山、南山石場開展清查工作,確保防范于未然,確保不留死角,確保環境污染治理工作落到實處。

???????記者在當地采訪到,固始縣政府要求各部門通力協作,該縣南部山區特別是陳集鎮東山礦區,在不到10天時間里全部撒上草籽,裸露的地方用綠色塑料網披上“綠裝”,礦區或者作業面門口統一掛上“固始縣生態修復某區”的牌子。整治決心之大、力度之強、速度之快令人嘆為觀止。然而,固始縣非法采礦現象真的制止了嗎?

???????非法開采依然“暗流涌動”

???????6月13日,記者抵達土樓村,登上黑石山和咧頭山制高點瞭望,整個礦區的確已被“綠色”覆蓋。原來的磊鑫石料廠搖身一變成為“固始縣黑石山生態修復六區”;黑石山石料廠變成為“固始縣黑石山生態修復四區”。挖掘機靜靜停在一邊,不時見到工人在簡易廠房或村莊里歇息喝茶,昔日沸騰的礦山顯出少有的寧靜。

???????記者進入黑石山生態修復區,見到范老板。這位老板介紹說,這次縣委政府召開緊急會議,要求我們采石場進行生態修復,費用自己出:一是由政府統一制作大門標牌;二是所有裸露部分覆蓋綠色防塵網;三是播撒草籽。記者詢問是否已經停工,范姓老板答復說不是停工,是一邊施工一邊進行生態修復。這次停工是暫時的,只要前期規定的幾項修復指標完成并驗收合格,就可以申請開工繼續開采。

???????記者再次來到生態修復區,見到了采石廠自稱新誠意的老板。暗訪交談中得知,新老板是河南固始人。幾年前,他們7個人合伙投資1千多萬元建成這家石材廠,僅環保標志每年要向環保部門繳納費用6.4萬元,可是現在還要花錢搞環保,叫停了生產搞生態修復,石頭上種草籽是不可能生長的。新老板說,要買石料他這里沒有,但是往西邊走有家叫超有(音)的,他膽子大,他家有兩家廠子,去就能買到石料。如果想大量買石料就去安徽境內。現在這邊緊張得很,中央環保組進駐河南,將來查封了就自認倒霉了,把設備當成廢鐵賣了算了。

???????記者在陳集鎮八里站村,見到一個無名采石場老板自稱姓張,來自安徽阜南,這家石材廠投資400萬,手續是安徽辦的,干了十來年了。記者問這樣行嗎?張老板說行的,因為這里地處河南安徽交界處,安徽突擊檢查時就說是河南境內的,河南突擊檢查時就說是安徽境內的,反正具體邊界誰也不能清晰界定,很多檢查都是這樣應付過去的。如果是例行檢查,我們都會接到鄉政府相關領導的口頭通知,領導要你不干了那就不干好了,風頭過了再接著干,所以不會出事的。只要有買家就能石料就能賣出去。張老板還說,石料開采是暴利行業,石頭50多元1噸,石粉60元1噸,平均1噸凈賺20元,一天至少開采粉碎1500噸左右,就有3萬元純收入。有些大采石場,一天生產7000噸石料收入就是14萬元。面對暴利誰不開礦?僅陳集鎮這方圓境內就有大大小小明明暗暗數百家石材廠。

???????記者在暗訪中發現,盡管政府下達了停止一切生產銷售運輸的命令,但在火熱的生態恢復治理項目背后,非法開采銷售依然“暗流涌動”。同日,記者接到陳集鎮土樓村上莊組農民李某某的舉報電話,他說因為運送石料占用他家道路,磊鑫石料廠與他家簽訂了3年合同,每年給他家2萬元補助費。今年到期了,石材廠堅持只給錢不再續簽合同。李某某認為沒有合同可能會涉嫌敲詐,雙方談不攏。磊鑫石料廠白天用黑帆布把石料遮掩起來,幾乎每天夜晚都在偷偷向外運送石料,因為他家必經之路。6月4日凌晨1點,又發現磊鑫石料廠對外運輸石子,李某某一氣之下就到礦區阻攔不讓賣出,并向縣環保局、鄉政府、派出所舉報。老板夏堯嶺惱羞成怒,就指示4個人將他打傷住進醫院。

???????當記者見到李某某時,他告訴記者,打架的事經派出所調解已處理過了,夏堯嶺給他賠償了4000塊錢醫藥費并賠禮道歉。李某某說他只是軟組織損傷,懇求記者不要再報道了,他不想把事情鬧大,都是親戚鄰居的。如果因報道把采石場弄倒閉了,好多群眾要恨他的,因為有些群眾買十幾萬的車在采礦場搞運輸,有些群眾長期在采礦場打工,他不想背負這個包袱,讓鄉親們戳脊梁溝子。

???????政府部門口徑存在掩蓋真相的嫌疑

???????6月13日上午,記者致電固始縣安檢局陳局長反映情況。陳局長答復是,按照縣委政府統一安排,由縣環保局牽頭對東山礦區和南山礦區進行生態恢復治理,作為安檢局是積極配合,主要負責生產期間的安全生產監管。現在扶貧攻堅在即,陳局長幾乎天天都在幫扶單位,現在就在貧困戶家里,所以在辦公室找不到他。至于縣政府關于東山礦區生態恢復的治理報告的會議紀要,陳局長稱還沒有看到。具體措施可向國土局或環保局聯系并了解。

??????? 6月14日,記者來到固始縣環保局。該局生態股陳經國主任介紹說,東山生態修復工程具體由縣國土局操作,礦山治理更要有國土局制定特定的詳細治理方案。因為礦產開發主要由國土局收取保證金和相關費用。環保局主要實施環保監管,就是監管生產過程中是否造成污染,至于是否存在借修復之名進行非法開采銷售之事,應該到國土局、安監局等單位反映咨詢。現在的情形是不管有無手續,都一律停止開采。如果損壞生態的,應向環保局執法大隊反映。他說,“我只是分管生產科。一個采石場涉及到15至20個部門的管理,都管又都不能全管,徹底根治需要各個部門聯合行動”。

??????? 為調查清楚真相,當天記者來到固始縣國土資源管理局。該局礦管股孫股長介紹說,東山生態修復方案去年開始啟動,主要是做前期的規劃。黑石山礦區生態修復工程去年提前啟動,屬于實驗階段。當記者提出5月份為何仍然在非法開采,很多小采石廠掛靠黑山石料有限責任公司非法生產,有些廠還把石料賣到安徽去了時,孫股長說黑山石料有限責任公司是一家獨立法人公司,證件手續齊全,也在積極參與治理,不存在他人或者企業掛靠的事情。至于 前一段時間生產(開采項目)是我們縣里的交通扶貧項目,也政府特批的。每個采礦區每天生產多少石料都有要求,其中每生產100噸有20噸抽出來用于扶貧。生產的石料交通局統一定價收購,再賣給施工企業。石料賣出的收入用于交通扶貧,主要用于修路建設。通往安徽的各個路口固始縣都有人員駐守,固始縣生產的石子是不可能流入安徽的。

???????孫股長說: 目前我縣生態治理力度是空前的,今年6月東山生態恢復工程全面啟動,政策很明確,就是邊生產邊治理,邊開采邊治理。統一生態修復區的標識也是我們施工的一部分,不存在應付中央環保督察組一說,督察不督察都要這樣要求。

??????? ? ?果真是孫股長介紹的那樣嗎?記者提出希望國土局提供關于固始縣生態區修復的相關文件和固始縣生態治理方案時,孫股長先說管檔案的人下鄉扶貧去了,等晚上回來把資料送給記者,記者等了一晚上也沒等到,6月14日一上班記者又來到國土局,記者和固始國土局生態股的同志說明了來意,他們幫記者聯系了孫股長,得到的答復是下鄉扶貧了回不來。截至記者發稿是仍然沒有固始縣生態區修復的相關文件和固始縣生態治理方案。記者將繼續追蹤。

???????■編后話

???????當走過場成為一種常態,甚至一些無良公職人員與私挖濫采者勾結,便出現“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貓鼠沆瀣一氣謀“錢途”的鬧劇。私挖濫采是一種重大的違法犯罪現象,治亂須用重典。固始縣境內的這一現象,反映了當地領導不作為甚至存在權錢交易的問題。而在中央環保督察組的眼皮下,固始縣又弄虛作假,明明是南部山區私挖濫采現象仍然存在,該縣各級官員和相關職能部門卻統統否認有私挖濫采問題,那些開腸破肚的山體,那一道道挖出的深溝,那一條條被淤塞的小溪河溝,那一處處被震裂的房屋,他們仿佛永遠沒有看看到。面對中央環保督察組的督辦,固始縣并未對對非法開采者予以應有的懲治,沒有揪出真兇,讓作惡者逍遙法外免受懲處。“生態恢復治理”成了非法亂采這顆社會毒瘤的遮羞布和“保護衣”。要從根本上制止非法開采亂象,必須撕下這塊遮羞布,對非法開采者處以嚴厲法律制裁,并堅決打掉保護傘,這樣才能真正掐斷盤踞在固始社會肌體上的黑金鏈條,還廣大民眾真正意義上的綠水青山。

責任編輯:admin
關鍵詞:河南,固始,生態修復
注:除《中國聯合商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聯合商報網立場。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請點此登錄后評論
    相關文章
    激情世界杯救援彩金